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

上海金山经纬化工有限公司生产二甲基乙酰胺、新洁尔灭、十六十八叔胺、十六烷基三甲基溴化铵、十六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八烷基三甲基氯化铵、十二烷基二甲基氧化胺、十二烷基二甲基甜菜碱
详细企业介绍
十二叔胺、十二十四叔胺、十四叔胺、十六叔胺、十六十八叔胺、十八十六叔胺、十八叔胺、二甲基乙酰胺、邻苯二甲酸二甲酯、邻苯二甲酸二乙酯、三醋酸甘油酯、新洁尔灭、洁尔灭、工业洁尔灭、1227杀菌剂、杀菌灭藻剂1427、十二烷基。
  • 行业:有机化学原料
  • 地址:上海市交通路4711号李子园大厦1603-1605
  • 电话:021-52799111
  • 传真:021-5279****
  • 联系人:盛大庆
公告
企业博客-聚合企业员工、客户、合作伙伴等互动交流;推动企业内外信息自由地沟通;展示企业形象,传播企业品牌、文化理念;开展网上营销,推广企业产品和服务。
站内搜索

最快报码现场直播

求interculural communication期末论文(急!!!!)

  发布于 2019-09-05   阅读()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当代世界的三大政治社会思潮是民主资本主义(又称自由主义或者新自由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可以说三者鼎足三分。民主社会主义在当今中国之所以成为热门线万多份、有很大影响的《炎黄春秋》杂志第2期刊登了一位老同志的《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一文。文章发表之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轰动,可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一文引来万人评。现在有两种截然不同的看法:许多人认为这篇文章好得很,说出了我们的心里话,起到了振聋发聩、豁然开朗的作用;但是有些人认为这篇文章糟糕得很,认为它挖了的祖坟,大逆不道,痛加批驳。为什么会有这两种截然不同的评价呢?这是因为人们对民主社会主义有不同的认识。在我主编的《科学社会主义的理论与实践》第四版(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5年版)第五章第二节中已专门写了民主社会主义对科学社会主义的挑战(本文另已收入《高放自选集》,题目改为《当代世界民主社会主义的新发展》,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7月出版)。在此基础上现在再补充谈谈我的看法。

  这篇文章本是去年为国防大学老教授辛子陵将在香港出版的著作《千秋功罪》所写的序言。书尚未面世,序言却被人于2006年11月在网站上公布,之后又被《炎黄春秋》杂志稍作修改发表,题目由原来的《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改为一个中性的题目《民主社会主义模式与中国前途》,并加上 “一家言”这个栏目。这篇文章的中心要旨是提出中国政治体制改革再也不能拖延了,只有民主宪政才能从根本上解决执政党贪污腐败的问题。我认为这篇文章之所以博得众人的赞成,关键在于这个主旨。我也是完全同意这个观点的。但对文章提出的“只有民主社会主义才能救中国”,我想做一个修改,就是把“民主社会主义”这个概念做一个颠倒,改为“社会主义民主”,因此我的结论是“只有社会主义民主才能救中国”。现在我就民主社会主义和科学社会主义这两大政治社会思潮演变的历史,简要地谈谈我的结论是怎样论从史出、史论结合的。

  和社会这两类社会主义政党、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这两种政治社会思潮,本来是同宗、同根、同义、同党。回顾一下一百多年国际运动发展的历史,就能清楚地看到它们的来龙去脉。马克思、恩格斯在1847年建立世界上第一个时,所信奉的是,而反对社会主义。在19世纪40年代,社会主义是一种改良性质的思潮,是一种资产阶级、小资产阶级甚至是封建贵族都能接受的观念,当时出现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小资产阶级社会主义和封建社会主义。1848年在法国还出现小资产阶级的社会,鼓吹民主社会主义。因此,马克思、恩格斯代表无产阶级主张,反对社会主义。但是到了19世纪60年代情况就发生了变化,这时马恩同意使用社会主义,而极少提了。之所以发生这种转变,是因为这时社会主义思潮被很多工人派别所接受。比如,德国的拉萨尔派,法国的蒲鲁东派和布朗基派,俄国的巴枯宁派,英国的工联派,这些工人派别都讲社会主义,很多工人都信奉社会主义。这时如果再反对社会主义就会脱离群众,3608手机看开奖结果,再谈就会曲高和寡,因此,马恩的思想发生了转变。他们转而赞成社会主义的初衷是要把各个社会主义的工人派别联合在一起,再用他们的科学社会主义来影响工人,使得工人摆脱其他社会主义思潮的影响,最终归向科学社会主义。1864年成立了第一国际(全称是国际工人联合会),马恩把各派工人都联合在一起,提出了科学社会主义的主张。从1869年起,欧洲很多国家先后成立了社会党或者社会,这时成立的工人政党都不称。社会党就是社会主义党的意思,我们在翻译时省去了“主义”两字,就类似党省去“主义”二字而简称。凡是民主革命任务尚未完成的国家则称社会,意即肩负社会主义与民主主义双重任务。社会的指导思想当时通称社会民主主义。马恩从1873年起自称“科学社会主义”,但是他们也同意使用“社会民主主义”的提法,然而并没有单独使用“民主社会主义”这一概念。当时马恩的战友——德国社会领导人威廉.李卜克内西——认为科学社会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是一回事,他曾经把民主社会主义或社会民主主义用作科学社会主义的同义语。他在1869年《不要任何妥协》这本书中有一段名言:“民主社会主义深信政治问题和社会问题有着紧密的联系”, “力求为社会争取一个民主的国家,以便在社会主义的原则上组织社会。”“我们是社会。”“未来将属于以民主为基础的社会主义和以社会主义为基础的民主。” (李卜克内西《 不要任何妥协》 ,三联书店1964 年版,第19 、21 页。)这是对民主与社会主义互为基础、不可分离的精辟说明,同时也说出了社会党人的奋斗目标。从这段名言可知科学社会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是同祖、同根,是一回事,是同义语,科学要以民主为基础,民主要以科学为指导。这种社会主义将通过什么途径来实现?按照马恩科学社会主义的设想,社会主义只能通过社会党领导人民群众开展阶级斗争,平时利用资本主义议会民主,而在关键时刻要通过暴力革命夺取政权,打碎旧的国家机器,建立巴黎公社式的新型国家机器。第一国际于1876年解散后,1889年各国社会党和社会又组成第二国际,继续为实现社会主义而奋斗。

  但是在1871年5月巴黎公社革命失败之后,随着欧洲形势的变化,马恩的思想也发生了变化。尤其是1895年3月6日恩格斯写成的《〈法兰西阶级斗争〉导言》一文提出一个新的观点,即随着西方资产阶级议会民主的发展,将来无产阶级政党在民主国家可以利用议会民主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这个新观点并没有否定暴力革命,恩格斯特别声明无产阶级“没有放弃自己的革命权”。晚年的恩格斯实际上提出了一个因地制宜、与时俱进的灵活策略。同年8月5日恩格斯过世后,他的这个观点在党内引起了很大的分歧,德国社会内明显分为两派:伯恩施坦主张民主社会主义,卢森堡主张科学社会主义。这两派的主张,一个是改良路线,一个是革命路线。其中以伯恩施坦为代表的,根据恩格斯所讲片面强调可能利用议会民主和平过渡到社会主义,认为不可能再搞暴力革命,因此就主张德国社会应该变为“民主社会主义的改良政党”,逐步过渡到社会主义。但是,伯恩施坦的这个观点在德国党内遭到了的批判。卢森堡等人在批判伯恩施坦的思想时提出,平时可以利用议会民主,但是最终还是要靠暴力革命才能通往社会主义。直到1914年8月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德国社会内这两派由于对战争的看法存在分歧而完全分裂了。工人政党对德国政府所发动的战争是支持还是反对?认为应该支持,要保卫德意志国家民族利益;则认为应该加以抵制,因为这个战争是帝国主义之间争夺殖民地与势力范围的战争,全世界的无产阶级应该联合起来,变帝国主义战争为国内革命战争,进行无产阶级革命。当时绝大多数社会党掌权的首领都转向狭隘民族主义、社会沙文主义立场,都支持本国政府进行的帝国主义战争,这标志着第二国际在政治上破产了!20世纪初,在第二国际大多数政党中,还出现过以考茨基为首的中派,力求调和左右两派,后来中派也与合流了。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之后,俄国社会的领袖列宁感到社会的在战争期间支持本国政府,使得各国工人互相残杀,战后他们又继续推行和平改良主义政策,这些做法完全背叛了科学社会主义。因此,列宁主张应该恢复马恩在1847年建党时的原则,把社会的名称改为,要把社会这件“肮脏的衬衣”换掉。所以在1918年3月俄国社会七大上列宁主张把党改名为。列宁这种标新立异的做法主要根据是当时确实出现了世界革命的新形势,俄共带头亮相得到了其他国家社会的普遍响应,纷纷另建。从十月革命之后起,就明确信奉马恩的科学社会主义,而社会还是主张社会民主主义或者民主社会主义。从此,和社会、科学社会主义和民主社会主义迄今并存发展了将近一百年。其间二者的关系演变大体经历了三个阶段。总结其历史经验,我们就可以清楚地知道应该怎么正确地对待民主社会主义及其政党了。

  二、科学社会主义与民主社会主义关系演变的第一阶段:大获胜利,社会党大受挫折

  第一阶段,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初到第二次世界大战后(1914——1949),二者之间的关系是彼此对峙、对立、对抗,结果是一胜一败,即大获胜利,而社会大受挫折。

  从1914年8月开始,社会内的左右两派开始分裂。从1918年俄国改名到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和德意志民主共和国建立、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形成为止,世界上总共建立了80个,其中有20个党是从原来第二国际中社会的转变改名的,更多党是新建立的,其中也包括1921年建立的中国。随着的建立和发展,员的人数也快速增加,到1949年,全世界的员人数已达2000多万。1919年新建立的成立了共产国际(第三国际),领导各国开展世界革命,1943年共产国际解散后,1947年成立了欧洲几国情报局,号称小共产国际。这三十多年间各国都奉行科学社会主义革命路线,而且都在不同程度上取得了成就。最重大的成就是1936年苏联宣布建成了社会主义,第二次世界大战后东欧有8个、东亚有4个执政的国家走上社会主义道路。这些国家的和苏共一样,都是领导人民军队经过艰苦战斗取得政权的,而不是按照布朗基主义从事冒险密谋恐怖活动。在东欧八国中,有六国(波、捷、匈、罗、保、德)的社会都在1946-1948年间先后并入了,只有南、阿例外(南斯拉夫的社会党在南建国时已经不复存在,阿尔巴尼亚原来就没有社会党)。这些国家的掌握政权之后,都要按照苏联一党垄断政权的模式把社会合并进来,而不要两党分立;各国社会党内部原来都有和,其中都同意合并到之中,不同意合并,最后只能逃亡到西方。总之,到1949年在东欧建立了8个社会主义国家,在亚洲建立了4个社会主义国家,加上苏联,这时全世界总共有13个执政的社会主义国家。它们在地理上连成了一片,形成了社会主义阵营。在社会主义阵营最强大的时候,科学社会主义最鼎盛的时候,其领土、人口和工业总产值都约占世界总量的三分之一,可谓是三分天下有其一。资本主义世界的成就也较突出。例如法共总书记多列士曾于1945-1947年间参加政府任国务部长、副总理,意共总书记陶里亚蒂也于1945年后参加政府任不管部长、副总理、众议院议会党团主席。

  在社会党方面,第二国际后期的社会党总共有28个,除了其中分离出来另外建立之外,其他的社会党仍然高举着民主社会主义的旗帜。社会党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也有所发展,到1949年社会党在世界范围有34个,党员总共约有900多万。从党和党员数量上来比较,都不及的一半,其实力远远不及。与1919年所建立的国际组织第三国际相对应,社会党在1923年也建立了一个国际组织,名为社会主义工人国际。其意图旨在表明他们也代表工人阶级,也响亮地提出了社会主义,但是他们反对暴力革命,推行渐进的改良主义路线,主张通过议会民主来争取执政。从1919年到1949年的三十年间,总共有德、英、法、瑞、丹等十几个欧洲的社会党先后通过多党平等竞选的方式上台执政,有的联合执政,有的单独执政。本来缺乏执政经验的社会党在初步执政、短期执政中还是力争通过并且执行了一些增进工人权益的法律,如缩短了工人的劳动时间,增加了工人的工资等等,但是总的来说他们在这个时期的执政成效不大,然而却迈出了通过议会民主合法斗争上台执政的第一步。

  这里还要附带讲述西方社会党在中国的影响和命运。江亢虎(1883-1954)于1912年建立了中国社会党,鼓吹“遗产归公、地税归公”。1913年即被大军阀袁世凯下命解散。1924年重建中国社会党,翌年改名为中国新社会,投靠军阀吴佩孚,1927年大革命高潮中该党又被迫解散。1939年他又打出中国社会党的旗号,投靠汪伪汉奸政府,任考试院院长。抗战胜利后受到惩处,病死狱中。此外,一些留法勤工俭学的学生1924年在巴黎成立中国社会,在上海、北京、成都等地建立支部,开展活动,鼓吹民主革命,主张和平进入社会主义,反对专制独裁,1943年后因内部矛盾和受政府高压自行解散。1934年,张君劢等人建立中国国家社会党,到1940年与民主宪政党合并为中国民主社会党,追随,随后民主社会党跟随逃往台湾。由于当时中国是半封建、半殖民地社会的穷国,阶级矛盾尖锐,缺少改良主义土壤,而中国领导人民革命斗争节节开展,所以社会党和社会这些小党接二连三败亡。我们党由于受共产国际“左”的指导思想影响,在中央苏区也发生误杀社会的错误。1931年初,在闽西根据地,纪念李卜克内西、列宁、卢森堡大会上有战士呼喊社会万岁口号,致使领导机关误以为在苏区确有社会反革命组织,结果误杀许多好同志。

  在这个阶段,和社会党双方互相攻击,都认为对方背叛了工人阶级:把社会党看成是工人阶级的叛徒,资产阶级的代理人,认为社会党是实现科学社会主义的绊脚石和障碍物,强调科学社会主义要想在世界上取得胜利,就必须把社会党统统铲除掉,因而对社会党采取了严厉打击的政策;而社会党则认为是乌托邦无法实现,搞的是极左路线和极权主义统治,消灭民主自由,实行恐怖统治与平均主义,因此社会党提出要“消灭苏维埃制度,”反对。总之,在第一阶段,与社会党、共产国际与社会主义工人国际处于对抗状态,互相谴责,双方都想吃掉、消灭对方。其结果起初是两败俱伤(值得注意的是,法共与法国社会党曾于1934-1935年间一度合作,但是未能坚持下去),为德意等国法西斯政党上台执政创造条件,然后双方都遭到了法西斯的;社会主义工人国际于1940年被迫停止活动,共产国际于1943年解散;二战后初期双方有过短暂的合作,随着冷战开始,双方又激烈对抗;最终到1949年取得了大胜,社会党遭受严重挫折,其主要标志是东欧八国由取得政权,而其中六国的社会党均被合并到中去了。

  三、科学社会主义民主社会主义关系演变的第二阶段:社会党反败为胜,大受挫折

  从1949年世界社会主义阵营形成到1991年苏联剧变,这四十多年间这两类社会主义政党、两种社会主义理论继续对峙、对立、对抗。这个阶段,从大起转为大落。从数量上看,由原来的80个发展到150个左右,党员人数由2000多万发展到9000万之多,社会主义国家由原来的13国增加到了16个国家(后来新增加的3个国家是1959年建国的古巴、1975年建国的柬埔寨和老挝)。然而这时执政国家内部及其彼此关系已出现很多问题:在苏联控制下的欧洲几国情报局于1948-1949年错误地批判和开除了南斯拉夫,认为南斯拉夫推行的是修正主义、民族主义,并且在东欧各国大抓所谓的铁托分子,从而引起了各国党内的混乱,1956年情报局被迫解散;1956年苏共二十大揭发批判斯大林搞个人崇拜和个人专断等错误后,苏联、东欧和许多国家内部都产生动荡,甚至激烈斗争;20世纪60年代中苏两党围绕国际共运的总路线问题,开展了大论战,造成了中苏两党和大多数的对立,最终导致了世界社会主义阵营的瓦解,国际共运的分裂;中国1966-1976年间的十年“文革”更加深了国际共运的分裂;更为严重的是从1989年到1991年,执政的国家垮掉了11个(东欧8国加上苏联、蒙古、柬埔寨总共11国)。总之,这一阶段起初表面上科学社会主义和继续获得大胜,然而最终却遭受了重大的挫折。

  相比之下,社会党在这个阶段得到了稳步、快速的发展。社会党于1951年建立了社会际,通过了《民主社会主义的目标和任务》的纲领,它取代了战前的社会主义工人国际,成为各国社会党的国际组织,通常每三年召开一次代表大会,到1991年已经召开了18次代表大会。它的主要职责是协调各国社会党之间的方针政策,为民主社会主义这个共同目标的实现而努力。这个时期的社会党已经由欧洲扩展到世界五大洲,到1991年社会党已经达到了151个,党员总数有2500万。尤其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先后有40多个社会党上台执政,而且是较为长期的连续执政,并且成效显著。比如瑞典社会累计总共执政60多年,在它执政期间,没有像苏联那样急于实现公有制,而是通过高额累进税、高额遗产税的办法,加强第二次分配的调整,逐步限制了资本主义的剥削。第一次分配是资本家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第二次分配即是把资本家剥削的剩余价值以高额税收的方式重新索取回来由国家重新进行分配,使之又重新回归到了全社会,国家用于全民福利开支,实现了“从摇篮到坟墓”全民性费用全部由国家包下来的福利政策,执政者廉洁奉公,不搞特权,权力依法广受监督和制约。因此,社会执政所推行的福利政策,不仅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而且又是羊毛用在羊身上,而不是由党政军官员搞高薪特权,把其中相当一部分归自己享用。社会推行的民主社会主义虽然没有消灭资本主义制度,但是它限制了资本主义的剥削,对资本主义制度作出了局部的调整,生长出不少社会主义因素。

  更值得我们重视的一个现象是,苏东剧变后,这些国家的绝大部分都改名换姓,改变旗号,最终都转变为社会党或者社会。如波兰统一工人党本是由波兰工人党和波兰社会党合并后于1948年12月建立的,到1989年通过党代表大会讨论通过改名为波兰社会,而且曾经继续执政过;南斯拉夫原来的社会党早就被消灭,阿尔巴尼亚只有根本就没有社会党,但是在苏东剧变后,南斯拉夫者联盟和阿尔巴尼亚劳动党都转变为社会党。东欧八国可以说是全军覆没,都变为社会党或社会。苏联剧变后虽然还有俄联邦等继续活动,但是也成立了几个社会,合并后由原苏共中央总书记戈尔巴乔夫担任统一社会主席。东方的蒙古历史上素无社会,可是到1990年1月也出现民主社会主义运动组织,1992年该组织正式建立了蒙古社会,到1996年党主席贡其格道尔吉进而当选为国家最高权力机关大呼拉尔主席。之所以会出现这样的情况,是因为原来中的很多人,对科学社会主义未能真正实现感到失望,但是又不愿意回到资本主义,因此就转向了民主社会主义,认为这不失为另一条可供选择的现实出路。还有一些西欧也改变为社会,如意共于1991年改名为左翼,反对改名者另立“意大利重建”,英共也于同年改名为“民主左翼”,主张“人道的、绿色的民主社会主义”。套用中国的一首古诗来概括这一现象最为恰当:“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宋?陆游《游山西村》)。

  这个阶段之所以大受挫折,社会能反败为胜,其根本原因在于苏联东欧执政几十年之中,口头上奉行科学社会主义,实际上在很多方面背离了科学社会主义。苏联的灭亡有多方面的原因,如果要用最简明的语言来概括,从特定的意义上可以说,那就是因为苏联既反苏又。苏共长期用反苏的帽子扣给敢于对它提出批评的人,实际上它本身却真是反苏。“苏”者苏维埃,就是苏联工人、农民、士兵创造的工农政权机关。1917年布尔什维克党就是依靠工农创造的苏维埃很顺利地掌握了国家政权,在掌握了政权之后,又在宪法当中规定了苏维埃是苏联的最高国家权力机关。但是苏共长期以来没有解决好“党怎么领导苏维埃”的问题,实行以党代政,党政不分,把党凌驾于苏维埃之上,国家的重大决策、重大人事安排全部都是在苏共中央政治局的几个领导人作出决定后再强加给苏维埃,有些决策甚至瞒着苏维埃。比如1939年8月23日苏德签订了《苏德互不侵犯条约》,同时还签订了一项划分东欧地区势力范围的秘密议定书。这个秘密议定书只是由斯大林和莫洛托夫两个人决定的,并没有通过最高苏维埃批准,可见苏维埃被架空了。除了反苏,苏共还。的内涵本身就包含民主,恩格斯在建党时就指出:“民主在今天就是”(《马克思恩格斯全集》第二卷第664页),的组织原则理应是民主制,正常的民主就包含了必要的集中,没有不集中的民主,却有不民主的集中。苏共实行的民主集中制,只是强调集中而缺少民主,或者是虚假民主的集中。原来没有设总书记这个职务,这个职务是在1922年4月3日苏共十一届一中全会上设立的,1919年设立的党中央书记处有三个书记,设立一个总书记是为了更加强党的自身建设,实现党政分开。斯大林在担任总书记这一职务时就辞去了他在政府的两个部长职务,即民族人民委员和监察人民委员的职务。当时党和国家权力机构是四驾马车,即国家主席(全俄苏维埃中央执行委员会主席)加里宁、政府总理(人民委员会主席)列宁、共和国家军委主席托洛茨基、党中央总书记斯大林,权力有分工、有制约。可见,在十月革命之初,苏联还是存在民主的。但是在1924年列宁逝世后,斯大林就处心积虑地开始个人集权,由党的总书记进而兼任政府总理,兼任武装部队总司令,到1941年终于把党政军三大权力集中于一身,使得本来专职管党的党中央总书记成为党和国家唯一的最高领导人,凌驾于所有权力机关之上。之后斯大林又推行了职务终身制、指定接班人制等等,这些做法带有浓厚的沙皇君主专制主义色彩。斯大林确立的这些政治体制从根本上违背了社会主义民主的原则。总而言之,苏共的实际做法长期以来是反对苏维埃、反对民主的,因此苏联最终垮掉,并非偶然。苏共和东欧各国的灭亡,不是被社会的民主社会主义搞垮的,而是因长期背离科学社会主义自掘坟墓葬送了自己。而不愿意充当随葬品的员只好转身投向民主社会主义,另立社会。二战后在资本主义世界,民主社会主义之所以能够获得新发展、大发展,并不是资产阶级政党自动让位给社会党,而是因为新科技革命的迅猛发展为缓解资产阶级统治的危机提供了雄厚的物质技术基础,使得无产阶级革命的形势难以出现,而改良主义的推行却拥有肥沃的土壤,同时资本主义的内在矛盾依旧深重,社会党能够与时俱进,发展党内民主,制定较为适合本国广大人民群众当前迫切需要的纲领和政策,不提出过急过高的主张,又善于密切联系群众,善于利用资本主义议会民主,每次都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能够通过议会选举竞争上台执政。

  注释:[1]关于社会资本主义和资本社会主义的论述,详见拙文《对当今“资本主义、社会主义、”三类国家的思考》,刊发于《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06年第3期。本文已收入高放文集之六《马克思主义与社会主义新论》(黑龙江人民出版社2007年5月出版)和《高放自选集》(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7年7月出版)。

摇钱树3码| 三肖中特| 香港挂牌正版| 开奖结果| 藏宝图| 77880满地红| 小鱼儿心水| 天下彩开奖结果| 蓝月亮心水论坛| 百万文字论坛|